探索和发现历史,就在历史网 |
官方微信 历史手机版 |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历史网 > 历史人物 > 王娡

王娡

孝景皇后王娡(?-前126年),为汉景帝第二任皇后,汉武帝生母。王皇后是槐里(今陕西兴平)人,母臧儿为燕王臧荼孙女,父为槐里人王仲。 王娡先是嫁于金王孙,并生有一女,之后,被母亲送入皇太子宫,为刘启生下三女一子,其子就是汉武帝刘彻。其名“娡”,始见于唐朝的司马贞所著的《史记索隐》。 《史记》和《汉书》均记载了王皇后的生平,但王皇后的名字却是出自唐代司马贞所著《史记索隐》 ,金屋藏娇的故事则出于志怪小说《汉武故事》 。(概述内图片来源 )
  1. 中文名王娡
  2. 国    籍中国(汉朝)
  3. 民    族汉族
  4. 出 生 地槐里(今陕西兴平)
  5. 出生日期不详
  6. 逝世日期前126年(元朔三年)六月庚午日
  7. 职    业皇后、皇太后
  8. 主要成就辅助儿子刘彻登上太子位
  9. 谥    号孝景皇后
  10. 陵    寝阳陵
1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王氏,单名娡,也是名门之后。父亲是普通人,但是母亲臧儿是汉初的名门之后。霸王项羽在分封十八路诸侯王时,就曾经封过一个燕王臧荼,而臧儿正是臧荼的亲孙女。虽然贵为燕王的亲孙女,但到臧儿成年之时,臧家却早已家道中落,后来臧儿嫁给槐里的平民王仲为妻,生一子名叫王信,还有两个女儿,长女王娡,次女王皃姁。王仲死后,臧儿又改嫁给长陵田氏,生两子田蚡、田胜。 王娡刚成年时,就在其母臧儿的主持下,嫁到一户普通农家金王孙家里,没过多久,王娡便生了大女儿金俗。王娡的母亲臧儿找相士姚翁为自己和的子女相面时,姚翁告诉臧儿:”王娡是大贵之人,会生下天子“。臧儿听完之后很是高兴,王娡对此也表示要尽力一试。臧儿就把王娡从金王孙家中强行接回来。金王孙很是愤怒,不肯和妻子王娡断绝关系,臧儿于是托了很多的关系把王娡送进了太子宫。王娡得宠之后,又向太子刘启夸赞胞妹儿姁的美艳,不久儿姁也进入了太子府。 入宫伴驾当时的皇太子刘启对王娡很是宠爱,封其为美人。王娡共生下了三女一子。王夫人怀着刘彻的时候,梦到一轮太阳扑入腹中,就把这件事告诉给太子刘启,太子说:“这是贵显的征兆。”孩子还没有出世,文帝去世,太子刘启即位,是为汉景帝。景帝即位当年,王夫人生下皇十子刘彻。 从汉景帝宫中女性的封号和生子状况来看,生了三女一男的王娡王夫人和生了四男的王皃姁小王夫人非常得宠。而其他为汉景帝生儿育女的女性大多年纪已大,事实上,景帝自第十子刘彻之后,为景帝诞下皇子的,只有两位王夫人。另外,除了两位王夫人和另一位诞下两位皇子的贾夫人之外,其他女性,包括景帝长子生母在内的栗姬,在史书上的称呼都是“姬”,当时并没有“姬”这一封号,被称为“姬”的女性都是封号良人及良人之下的等级。 政治联姻因刘彻自幼聪明伶俐,颇受汉景帝喜爱。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景帝竟打破太子与他子不能同年而封的旧例,于夏四月己巳日,立长子刘荣为太子,立刘彻为胶东王 。当时刘荣已年满十八岁却尚未婚配,汉景帝的姐姐馆陶公主刘嫖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成为皇后,就想把女儿嫁给太子刘荣。不料刘荣生母栗姬因厌恶馆陶公主屡次给景帝进献美女而拒绝这桩婚事,刘嫖十分恼火。于是,馆陶公主看上了“梦日入怀”而生的胶东王,想把女儿嫁给时年四岁的刘彻,王夫人同意了这桩婚事。  志怪小说《汉武故事》根据这一史实讲述了一个美好的故事:“金屋藏娇”。 立子立后长公主刘嫖为栗姬拒婚而生气,就常常在景帝面前讲栗姬的坏话说:“栗姬和各位贵夫人及宠姬聚会,常常让侍从在他们背后吐口水诅咒,施用妖邪惑人的媚道之术。”景帝听后,对栗姬生出厌恶之心,但是因为以往和栗姬感情深厚,仍旧存有善念。 后来,景帝曾有一次身体不好,心中不乐,就把已封王的儿子们都托付给栗姬,对他说:“我百岁之后,你要好好照顾他们。”栗姬生气,不肯答应,并且出言不逊。景帝心里十分不满,只是没有发作。 在此之后,刘嫖不时在景帝面前说栗姬的坏话外加称赞王夫人的儿子。景帝自己也认为刘彻德才兼备,而且又有从前他母亲梦日入怀的祥兆,但尚未下定决心废长立幼。 王夫人知道景帝恼怒栗姬,但要废掉太子,还需要时机合适。立太子两年后,前元六年(公元前151年)秋九月,无子无宠的薄皇后被废 。四个月后,前元七年(公元前150年)春正月 ,王娡暗中派人催促大臣奏请立栗姬为皇后。大行上奏:“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号宜为皇后。”景帝大怒:“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遂下令诛杀大行,又废掉太子刘荣为临江王,栗姬更加恼怒,又不能被皇帝召见,因此忧惧而死。 同年夏四月乙巳日,王娡被立为皇后,同月丁巳日,七岁的刘彻被立为太子。 
2

太后之威

扶持田蚡武帝初即位,商量着要设丞相和太尉。田蚡的宾客游说田蚣说:“魏其侯(窦婴)显贵已经很久了,天下的人才一向归附他;将军您刚刚贵盛,不能和魏其侯相比。即使皇上有意用将军为丞相,将军一定要把相位让给魏其侯。魏其侯当了丞相,将军一定做太尉。太尉和丞相的尊贵地位程度是一样的,将军既得了太尉,又有了让相位给贤者的好名声。”于是田蚡私自向王太后透露心事,请太后向皇上暗示,最终武帝以窦婴为丞相,田蚡作太尉。 建元二年,淮南王刘安来朝,当时田蚡为太尉,到霸上迎接淮南王,对刘安说:“皇帝现在还没有太子,大王您最英明,又是高祖的孙子,一旦皇帝去世,不是由您淮南王来继承帝位,还应当是谁呢!”淮南王听了大为高兴,送给田蚡许多金银财物,暗中结交宾客,安抚百姓,谋划叛逆之事。 窦婴和田蚡都喜好儒术,因此推举赵绾为御史大夫,王臧为郎中令。他们把鲁国的申公迎到京师来,准备设立明堂。太皇太后窦氏爱好黄老学术,可是窦婴、田蚡、赵绾等人却一意推尊儒术,贬低道家的学说;此外,他们还检举诸窦和宗室子孙,将品行不端者一律从宗谱上除籍,又让诸侯回到他们各自的封地。这时身为外戚的列侯多娶公主为妻,都不愿回到封地,因此诽谤窦婴等人的言语天天传到窦氏耳中,太皇太后对窦婴等人也愈来愈不满意。到了建元二年,御史大夫赵绾不想让太皇太后干预政事,所以请求皇上今后不必对窦氏奏事。太皇太后知道后大怒,将赵绾、王臧等人罢免驱逐,并且免去窦婴的相职和田蚡的太尉职务。从此以后,窦婴和田蚡只以列侯的身份在家闲居。 武安侯田蚡虽然不担任官职,但因为王太后的关系,仍然受到皇上的宠幸。田蚡屡次议论政事,大多数被采纳而生效,那些趋炎附势的官吏和士人,都离开了窦婴而归附田蚡。田蚡于是一天比一天骄横。 建元六年,窦太后去世,丞相许昌、御史大夫庄青翟因为没把丧事办好,都被免官。武帝因此任用田蚡为丞相,于是天下的士人、郡国的官吏和诸侯王,更加依附武安侯田蚡了。 田蚡为人相貌丑陋,生性自视甚为尊贵。他认为当时的诸侯王都比较年长,皇帝年纪很轻又刚即位,他自己以皇帝至亲的身份担任丞相,如果不彻底地整顿一番,用礼法来约束诸侯王们,天下人是不会服贴的。在那个时候,田蚡入内奏事,往往一坐就是大半天,他所提的意见武帝一概接受。他所推荐的人,有的才起家就到二千石的职位,他的权力几乎超过了武帝。武帝于是说:“君要任用的官吏够了吗?我也想委任官吏呢。”有一次,田蚡向皇上请求拨划考工室的官地供他扩建私宅之用,武帝大怒,对他说:“你何不也把我的武库一齐取走呢?”从这以后,田蚡收敛了许多。 元光四年夏天,丞相田蚡娶燕王的女儿为夫人。王太后欲贵其家,下了诏令要列侯及宗室都前往道贺。 酒席上灌夫与田蚡争执起来,灌夫遂被扣押。窦婴为救灌夫,瞒着家人私自出来上书给皇帝。武帝看了窦婴的奏书后召见窦婴,窦婴就把灌夫因为在席上醉酒失言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认为这只是饮酒过度的小事,不值得用极刑。武帝同意他的看法,便赐窦婴一同吃饭,对他说:“你到东朝太后那里当廷申辩吧。” 廷辩之日,窦婴田蚡相互检举对方,武帝问朝臣窦婴与田蚡二人谁是谁非,内史郑当时与主爵都尉汲黯都以窦婴所说为是,郑当时及其余的人却都不敢答对皇帝。武帝对内史发怒说,“你平时屡次议论魏其侯和武安侯两人的长短优劣,今天廷辩,你却畏缩的像那驾在车辕下面的马一般,不敢明白地表示自己的意见。我要把这一班人一并杀了。”于是皇帝罢朝起身,入内侍奉太后进餐。 王太后也已经派人上朝探听消息,那些探听的人便把廷辩的经过详细向太后报告。太后生了气,不进饮食,说:“现在我还活着,别人已经在作践我的兄弟;假若我死了之后,我的兄弟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了!况且皇帝怎能像石人一样自己不作主张呢?现在幸亏皇帝还在,这班大臣就只知随声附和;假设皇帝百岁以后,这班人还靠得住吗?”皇帝表示歉意说:“魏其侯和武安侯两家都是外戚,所以在朝廷上进行辩论;要不然的话,只要一个狱吏就可以解决了。” 元光五年十月,灌夫和他的家属全被定罪。十二月,窦婴弃市渭城。元光六年,田蚡病逝。 后来淮南王刘安谋反的事被发觉了。皇帝自从窦婴、灌夫的事发生以后,就不以田蚡的举动为意,只是碍着太后的缘故,容忍了下来。等到皇帝听到了田蚡和淮南王勾结以及接受淮南王钱财的事件,就说:“假使武安侯还在的话,也该灭族了。” 诛杀韩嫣韩嫣,字王孙,弓高侯韩颓当的孙子。武帝幼年为胶东王时,韩嫣与武帝学书相爱。待到武帝成为太子,就对韩嫣更亲近了。韩嫣擅长骑马射箭,为人聪慧。武帝即位后,欲讨伐胡人,由于韩嫣以前学习过军事,因此武帝更宠信他,韩嫣更加尊贵,后来官至上大夫,受的赏赐可与邓通相比。 开始,韩嫣常与武帝同卧同起。有一次江都王刘非前来朝见皇帝,跟随武帝在上林苑中打猎,皇帝的车驾还未出发,先派韩嫣乘坐副车,带领近百骑士前去查看野兽。当时江都王远远看见,以为天子已到,避去跟随韩嫣过来的人,跪拜在路旁,谁知韩嫣竟然没看见,一下子冲过去了。江都王因此大怒,对着皇太后哭泣,要求把爵位还给皇上,自己也去担任宫卫,和韩嫣相比。王太后听说此事,从此对韩嫣怀恨在心。 韩嫣侍奉武帝,出入永巷无所阻拦,因为奸情传到太后耳中。太后大怒,派人赐韩嫣死。武帝亲自替韩嫣说情,但太后主意已定,韩嫣遂死。 威迫微行在建元三年,汉武帝开始微服出行,北至池阳宫,西至黄山宫,南到长杨宫,东游宜春宫。微服出行常常在每年新酒酿成、宗庙饮酌完毕的时候。八九月间,武帝与随从的侍中、常侍、武骑,以及待诏陇西郡、北地郡能骑善射的良家子约定在殿门等候,所以从这时开始有了“期门”的称号。武帝微服出行在夜漏下了十刻才出发,常常假称是平阳侯曹寿。 开始的时候,武帝深夜出宫,次日傍晚返回,后来就携带五天的食品,到第五天该去长信宫谒见太后时才回京。武帝十分喜欢这种微服出游射猎。此后,终南山下的老百姓才知道是皇帝经常微服出来射猎,但武帝还有些迫于太后的压力,不敢远行。 后来武帝认为路远劳苦,会被老百姓厌恨,于是派太中大夫吾丘寿王和两个懂算术的待诏,将阿城以南,盩厔以东,宜春宫以西地区,总计其中农田顷亩数,及农田折合的价值编为簿册,置建上林苑,让它和终南山相连 。最终修建了上林苑 。赐金卫青汉代以孝治天下,尊皇太后家。而武帝时卫皇后的弟弟卫青荣耀胜过了王太后的兄长盖侯 ,对此王太后却并不在意,仍对卫青予以赏赐。淮南王刘安阴谋叛乱,伍被多次私下劝谏。有一次刘安召见伍被问:“山东如果发生变乱,汉朝一定派大将军卫青率兵控制山东,您觉得大将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伍被说:“我的好友黄义,曾跟随大将军讨伐匈奴,他说大将军礼遇士大夫,爱护士卒,人们都愿为他效力。他骑马上下山,驰骋如飞,有这样过人的才能,又多次带兵打仗,熟悉军事,不容易对付。另外,谒者曹梁出使长安回来,说大将军号令严明,作战勇敢,常常身先士卒;士兵都休息了,自己才休息;挖井得到水,才敢喝;罢兵回师,士兵都已过河,自己才过。皇太后赐给他的金钱,他都赏赐给部下。即使古代的名将也不会比他更强。”淮南王说:“蓼太子智谋过人不出世,非凡人可比,他认为汉朝廷的公卿列侯们都不过如同弥猴戴帽,徒有其表罢了。”伍被说:“只有先刺杀大将军,才能起事。”怜女金俗王娡与前夫金王孙生的女儿金俗,一直在民间。武帝刚刚登基时,韩嫣告诉武帝这件事。武帝说:“怎么不早点说?”于是亲自去迎接姐姐。金俗的家在长陵边上的小市场,武帝的车到了她家门口,派左右进去请她。金俗家人看到皇帝的车驾惊恐万分,金俗要逃匿。左右将她扶出拜见皇帝,武帝下了车驾说道:“大姐,怎么藏的这么隐秘啊?” 到了长乐宫后,金俗与武帝一起拜谒太后。太后流下了眼泪,金氏也悲伤地哭了。武帝举起一杯酒,上前敬祝她们长寿。后来武帝赐给金俗钱千万,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顷。太后道谢说:“让皇帝破费了。”又赐给金俗公主才有的汤沐邑,封金俗为修成君。金俗有一儿一女,儿子号修成子仲,因为王太后的纵容,横行于京师。 太后怜爱金俗,金俗的女儿叫娥,王太后想让她嫁给诸侯。恰好宦官徐甲是齐国人,便请求出使齐国,说一定让齐王上书请求娶娥。太后大喜,就派徐甲到齐国。当时,主父偃知道了徐甲到齐国是让齐王娶王后一事,也乘机跟徐甲说:“如果事情成功,希望说一下我女儿愿意充实到齐王的宫中。”徐甲到了齐国,向齐王暗示这件事。齐王的母亲纪太后大怒,说:“齐王有王后(纪太后家女),后宫都已备齐。而且徐甲是齐国的穷人,无出路而为宦官到宫廷去做事,原没做什么有益于齐的事,却又想扰乱我王家!再说,主父偃想干什么?也想把女儿充实到我齐国后宫!”徐甲大为受窘,回来报告皇太后说:“齐王已愿意娶娥,然而事情恐怕有祸害,我担心会像燕王那样。”燕王刘定国和他女儿及姐妹通奸,获禽兽行罪而死。徐甲因而用燕王的事来动摇太后。王太后因此说:“不要再谈把女儿嫁给齐王的事了!” 后来娥嫁给了诸侯 。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六月庚午日,(一说前125年元朔四年),王太后崩,与汉景帝合葬阳陵。 
3

人物评价

王娡是个幸运的女人,她原先嫁给金家,只因为算命人说她可以当皇后,她的母亲便执意把她送入宫中,果然成了美人,生下了刘彻成了皇后。王娡是宫廷之争的得益者, 通过政治联姻,提升了宫廷地位。 王娡培植的外戚,成为少年刘彻的政治后盾,她周旋于刘彻和太皇太后窦氏之间。她一路谨小慎微,不断为自己的儿子扫平前路的障碍。 
4

家族成员

父亲:王仲
 母亲:臧儿
 兄弟:王信、田蚡、田胜
 妹妹:王皃姁
 丈夫:汉景帝刘启、金王孙(前夫)
 儿子:汉武帝刘彻 
 女儿:金俗、平阳公主、南宫公主、隆虑公主
5

野史轶闻

梦日入怀《汉武故事》称:隐瞒婚史的王娡在太子宫被封美人,王美人怀孕的时候,梦见太阳滚动到自己的怀中。她悄悄地告诉了太子刘启。太子说:“这可是贵不可言的征兆啊。”刘启登基为帝后,也梦见汉高祖告诉自己:“王美人生的儿子,可取名为彘。”
 等到王美人生下孩子,果真是个男孩,因此刘启将王美人之子取名刘彘,就是后来的汉武帝。
劝诫儿子在志怪小说《汉武故事》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太子刘彻年十四(此处有误,武帝时年十六)即位,改号建元。长主刘嫖觉得自己有功劳,索求没有节制,刘彻很讨厌她。陈皇后也宠衰。皇太后王娡把儿子唤到面前说:“你初登帝位经验尚浅,前阵子因为明堂的事情已惹怒了太皇太后。如今又违逆长主,必然会使太后、长主不快。女人是容易被取悦的,你要谨慎行事。”刘彻听了母亲的告诫,对姑妈刘嫖又恢复了恭敬的态度,对皇后宠幸如初。
6

史书记载

单独列传《史记·外戚世家》
 《汉书·外戚传》
涉及史书《汉书·景帝纪》
 《汉书·武帝纪》
历史人物首字母索引:ABCDEFGHJKLMNOPQRSTWXYZ 人物朝代、地区索引:上古夏朝商朝周朝春秋战国秦朝汉朝三国晋朝南北朝隋朝唐朝五代十国宋朝辽朝金朝元朝明朝清朝民国
88lifa